野蛮体魄,文明精神

九月骄阳热烈,黄龙体育场,浙大附中第50届运动会如火如荼。南北塔 “中国梦”“体育梦”六个赤红大字熠熠生辉,热情拥抱十七八岁的青少年——他们在奔跑中感受速度,在跳跃中体会高度,在呐喊中迸发激情,在团体中触摸温暖。毛泽东主席在《体育之精神》一文中曾言:“欲文明其精神,先自野蛮其体魄”,的确,精神文明强大的前提是身体的强健,而运动会,正是呈现浙大附中“野蛮体魄”的最佳舞台。

有这么一群运动员,你可以用一骑绝尘、风驰电掣、闪电、雄鹰等词语来形容他们;你也可以用米开朗基罗的刻刀来雕刻他们:肌肉饱满,眉宇坚定,生命力蓬勃;或者是达芬奇笔下的维特鲁威人,黄金比例的人体线条,力与美结合的神圣美感。今天,就让我们来倾听“野蛮”体魄下学生的体育情,中国梦。





一、想“野蛮”也不容易

日复一日的训练锻造出清晰的肌肉线条,大大小小的比赛培养出坚强的心理素质。运动员通过锤炼肉体,像雕塑家一样雕凿出完美的,流畅的,如同神迹一般的躯体来体现运动的美。对于他们来说,荣誉背后是无止境的训练。而训练,是拼命,是坚持,是突破,是伤痛:

玉泉校区高一9班张鸿原:从爱好变为特长,无论是酷暑的暴晒,还是寒冬的冰冷,只要想到付出就有回报,想到登上领奖台的喜悦,我就能咬牙坚持训练。

丁兰校区高一11班杨子豪:我在训练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训练强度增加了,体能一下子跟不上,太累了,每次训练完都倒在田径场上……实在撑不住的时候,就会想到一直为我加油鼓励的老师和父母,告诫自己不能放弃。

玉泉校区高三12班尉福佳:经过长期的训练,忍耐已经成为习惯,坚毅似乎也刻进了骨血。

玉泉校区高三6班华灵:在训练中,虽然我的肩膀、膝盖都受到了一定损伤,但我并不后悔,因为这些都是我成长的勋章,是我勤勉的证明,是我青春的骄傲。

丁兰校区高三8班吴少杰:每当训练新的技术动作,只有经过上百次的运动才能真正融会贯通。我们通常会有一个瓶颈期,只有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突破自我。

玉泉校区高一11班金馨月:我练标枪,最困难的是受伤了还要训练,每天都必须做治疗来缓解伤痛。

玉泉校区高一9班赵非炀:在一次次“挨骂”中成长,在一次次“绝望”中成长。

丁兰校区高一10班王川:最困难的并不是这个项目多难多苦,而是自己如何去适应训练或者迷茫的过程,这个过程煎熬且漫长,想去克服就要有锋利的刀刃,那就是自己。

玉泉校区高二1班俞映含:我想,体育带给我的不仅是健康的体魄,还有为一件事去奋力拼搏直到流尽最后一滴汗水的精神。




二、“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”

对所有运动员来说,运动会是最兴奋的时节,因为运动会是拼搏和展示自我的舞台,但是运动会的价值和意义也不仅止于此:

它可能是一种单纯的“被注视、被自己同学佩服的快感”(玉泉校区高一12班王航),也可能是所向披靡的少年的骄傲“本次校运会我参加了羽毛球掷远,实心球,4×100m,至今没遇到强敌”(玉泉校区高一5班袁拯民),更可能是超越个体的“我希望为班级出一份力”(丁兰校区高三8班吴少杰)、“我承包了200m和所有接力项目,希望为班级、为学校、为集体的梦想付出自己的努力”(玉泉校区高三12班尉福佳)、“校运会让我感受到同学之间浓浓的情谊、老师对我的深切关怀,声势浩大的加油声,让我有了更足的动力”(玉泉校区高一11班金馨月)、“本次运动会我参加了4×400m、800米、1500米,与其他比赛相比或许更紧张,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战斗,而是为团体奋斗!为一个个在场为我呐喊的朋友奋斗!”(玉泉校区高二9班朱欣韵)、“我这次参加了跳高和4×100m,我觉得在校运会上需要更强的责任心,因为校运会如果输了就只能等明年了”(丁兰校区高一3班林妮可)……




这单纯而热烈的心声写不尽运动员对班级的热爱,这执着的信念和梦想,让他们在因伤病而无法参加运动会时写下心里的痛苦:来浙附的第一次运动会,本该是我挥汗如雨为班级增光添彩的时刻,我却因意外无法出现在本该属于我的‘战场’,内心悔恨不已……意外和伤病是运动员最大的敌人,但我不能被打倒,我要尽快回到训练场,相信下次的运动会一定是我最闪亮的舞台。”(玉泉校区高一9班张鸿原)



文明发育念兹在兹

当古希腊人说出“美丽、健康”的人类理想时,我们知道,健壮的躯体可以让人类更加严谨审慎而又勇敢高贵;当习近平总书记提出“我们每个人的梦想、体育强国梦都与中国梦紧密相连”时,我们更知道,体育强国梦正是点燃中国梦的一堆核燃料。在十七八岁最美好的时光,你们,这属于未来的事物,这正在生长的力量,在浙大附中这片“为每一位学生的学习发展而设计”的沃土里,定能飞得更高,走得更远。